当前位置:东山新闻网 > 新闻动态 > 国际 >

日本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并不等于“封城”_国

2020-04-09  来源:  作者:东山新闻网

  日本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并不等于“封城”

  ■ 观察家

  缺乏强制约束力的“紧急事态宣言”,能否让日本民众在未来一个月里老老实实待在家里,答案成谜。

  据新京报报道,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,安倍晋三4月7日宣布多地进入紧急状态,包括东京、大阪、埼玉、千叶、神奈川、兵库和福冈7个都府县,时间持续到5月6日。上述地区的知事可以宣布多项措施,包括要求居民停止不必要外出、学校停课、人流量大的商业和公共设施停止运营、停止举行体育和文娱等活动。随后,东京奥组委、日本奥委会也将暂时关闭,员工都在家办公。

  此前,日本国会于3月14日通过了《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》修正案,赋予首相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的权力,只需满足两个条件:一是,疫情可能对国民生命或健康造成重大伤害;二是,疫情可能导致全国性且快速的蔓延,对国民生活和国民经济造成巨大影响。

  实际上,日本国内3月中旬的疫情状况已基本符合发布条件。但彼时,政府对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会还存有希望,为了向外界传递积极信号,安倍首相没有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。因为,此举不仅将影响如期举办奥运会,还将对经济造成冲击。

  日本政府去年10月上调消费税至10%后,导致民众消费信心降低,经济增长受损。而受此次疫情影响,日本内阁府4月6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:日本民众3月的消费信心指数进一步降低,较上个月下降7.4,为30.9,系2013年4月以来最低值。

  随着疫情的扩散,越来越多工厂、餐厅、公司的停产停工,导致国民收入减少或被切断,预计民众消费信心指数还将继续下降,进而导致经济萎缩。据此考量,安倍对于在何时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有些犹豫。

  时下,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比一些欧美国家低,但在累计确诊人数突破4000人、疫情覆盖47个都道府县的背景下,如果再不采取更加强有力的应对措施,其医疗体系将有可能因确诊人数激增而崩溃。而且,一旦疫情失控,届时再如何维护经济都将无济于事。

  与此同时,不少舆论认为,东京奥运会确认延期,以及日本主流舆论的理解与支持,也是促使安倍晋三选择此时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的重要原因。但此举能否成功改变其疫情的严峻形势,尚有待观察。

  据相关法案规定,在“紧急事态宣言”发布后,地方政府可向指定机构征收或要求其保管口罩、防护服等医疗物资,不合作者将受处罚;为建设医疗设施而临时征用土地或建筑物时,也不必获得土地或建筑物所有者的允许等。地方政府还有权要求民众减少外出、待在家中,电影院、美术馆、学校等限制开放或临时关闭;音乐会、体育比赛限制举行等。

  此次“紧急事态宣言”是2012年《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》立法以来首次使用,具有特殊意义,其对日本民众所带来的强烈心理作用,也不容忽视。

  连日来,经过日本媒体、政府官员的反复宣传介绍,有关“紧急事态宣言”的重要性和疫情的严峻程度,已在民众间起到了“皮下注射”的传播效果。不过,需注意的是,在东京都等7都府县实施“紧急事态宣言”期间,各地只是对民众提出“要求”,而民众有权“拒绝”。

  这就意味着,民众即便选择出门活动、去超市买菜,甚至前往电影馆、美术馆等人员密集场所,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罚;而公共交通也并不会完全停止,仍会维持正常或最低限度的运转。

  因此,日本发布“紧急事态宣言”并不等于“封城”,而问题也恰恰在于此——缺乏强制约束力的“宣言”,能否让民众在未来一个月里老老实实待在家里,答案成谜。而如果大部分民众并不自觉配合政府部署,那“紧急事态宣言”显然并不会起到遏制疫情扩散的效果。

  相比日本日益严峻的疫情形势,“紧急事态宣言”的发布,恐怕仍是个开始,而不是抗疫棋局中的最后“落子”。

  □陈洋(日本问题学者)

【编辑:张楷欣】